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所在位置:首页 > 警示教育
小街道揪出"大蛀虫"
发布时间:2014-03-17 17:25:35

50岁,正是人生干事创业的黄金期。

  然而,对于不久前刚过完50岁生日的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原党工委书记、办事处主任刘少雄来说,他今后的日子只能在铁窗内黯然度过了。

  2013年10月21日,刘少雄因犯受贿罪、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丧失原则,罔顾法纪,甘当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

  提起“沙井新义安”这一黑社会性质组织,沙井街道的民众无不谈虎色变。该组织盘踞沙井街道多年,长期通过非法手段经营废品收购、码头运输、房地产等行业,实施故意伤害、敲诈勒索、贩卖毒品、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,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秩序。

  2012年1月,深圳市公安局在打黑行动中,发现该组织主要头目陈东与时任沙井街道党工委书记、办事处主任的刘少雄关系十分密切。根据有关线索,市纪委迅速展开调查,查明了刘少雄收受陈东等人巨额贿赂的违纪事实。

  2003年,刘少雄从宝安区经贸局副局长调任沙井镇镇长。

  2006年起,担任沙井街道党工委书记、办事处主任,此后陈东主动加强了与刘少雄的联系,两人交往日渐密切。

  2008年9月,陈东租用了沙井岗股份合作公司深山山头土地。2009年,得知街道办准备征收该地块的消息,陈东找到刘少雄,请求其帮助不要征用该地,并将一个装有200万元港币现金的旅行袋拿给刘少雄,刘少雄欣然笑纳。事后,该地块一直未被沙井街道办征用。

  2007年,陈东取得了沙井街道西部工业园内3万多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。三年后,该土地拟被征收为政府储备用地。陈东再次找到刘少雄,请求不要征收土地或进行土地置换。

  在刘少雄关照下,街道办事处决定将上述土地以2∶1的比例置换到街道中心区内。由于置换到的土地潜在价值非常高,项目建成后的经济利益回报也很高,为表示感谢,陈东分三次送给刘少雄港币1000万元。刘少雄照单全收,并将赃款交由其司机保管。

  与陈东的交往,使刘少雄获得了大量利益和好处。在贪欲作祟下,他逐渐丧失了党性和原则,不仅不依法履行职责、打击黑恶势力,还与陈东等人长期交往、收受贿赂,纵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街道辖区内从事违法犯罪活动。甚至在沙二村发生群体性事件时,刘少雄并未通过正当途径,而是借助陈东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头目身份去平息事态。

  有求必应,来者不拒,深陷贪欲泥潭难自拔

  在某些人看来,刘少雄的“口碑”似乎相当不错。只要所送好处令他满意,刘少雄都会利用手中权力,办妥请托人交代的事项。

  2007年,个体商人谢文贤在沙井街道某地块的使用权转让方面遇到了麻烦。他找到刘少雄,请求刘少雄出面协调街道办相关部门。为此,他先后分3次共送给刘少雄人民币500万元。刘少雄没有推辞,全部收下,并帮助谢文贤顺利取得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。

  与谢文贤的“临时抱佛脚”不同,深圳市万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泽勇则更深谙“放长线钓大鱼”之道,在金钱的引诱下,刘少雄这条大鱼乖乖地上了钩。

  为使公司得到刘少雄的关照,潘泽勇自2005年至2012年间,每年春节和中秋节均从公司提取现金送给刘少雄,共计人民币105万元、港币20万元。

  俗话说:“吃人家嘴软,拿人家手短。”对潘泽勇遇到的麻烦,刘少雄自然少不了给予帮助。

  2008年,经深圳市地方税务局调查核实,万丰股份公司因多年没有依法缴税,需补缴巨大数额税款。为少缴税款,潘泽勇找到刘少雄。刘少雄多次出面协调相关单位和部门,后万丰股份公司只补缴了部分税款。为表示感谢,潘泽勇又送给刘少雄人民币20万元。

  2011年,宝安区委、区政府决定查处、整治沙井街道万丰社区“白竹山”、“大钟岗”片区严重违建问题,潘泽勇为不被追究相关责任,以及片区内违建楼房不被拆除,先后三次到刘少雄办公室,共送给刘少雄现金港币100万元。刘少雄把钱收下,允诺予以帮助。

  权力过载缺乏制约,理想信念不断滑坡,一步一步走向歧途

  究竟是什么原因,使刘少雄一步步在歧途上越走越远?在忏悔书中,刘少雄写道:“随着地位的变化,权力的上升,尤其是自己成为街道党政一把手后,在管辖的区域里就有了‘呼风唤雨’之势,此时只听得进奉承之语,把批评抛诸脑后……讲究安逸,贪图虚荣,最终走向犯罪道路。”

  包括刘少雄在内,一年多来,深圳共查处11名街道党政一把手,其中多数人既担任党工委书记,又任办事处主任,可谓党政“一肩挑”。

  尽管街道一把手级别不算很高(在深圳,一般为正处级),但权力极大。如刘少雄,每年手上审批出去的资金达上亿元,街道大小事务由其一人说了算,大搞“一言堂”。

  在赋予街道党政一把手较大权力的同时,在科学设置一把手权力、实施重大问题集体决策、强化街道人财物管理、有效发挥纪检部门监督作用等方面,没有形成完善的机制制度,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监督制约。用刘少雄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上级监督太远,同级监督太软,下级监督太难”。在权力过载、失去有效监督的情况下,一些街道一把手以权谋私、权钱交易便有了操作空间。

  另一方面,理想信念的滑坡,人生观、价值观的扭曲,则是刘少雄等街道一把手堕落的内因。

  从一位普通公务员逐步成长为处级干部,刘少雄自身也较为勤勉努力,在工作岗位上也曾作出过一定贡献。然而,随着地位的上升,年龄的增长,刘少雄逐渐松懈了思想改造,“功劳簿”心理与奢靡享乐的念头滋生膨胀起来。

  刘少雄在与辖区内的一些企业老板交往过程中,看到他们过着纸醉金迷、灯红酒绿的生活,相比较之下,认为自己贡献大而收入不多,心态开始失衡,欲望开始膨胀,觉得“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”,进而将权力作为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工具。

  “曾有一位老领导嘱咐我:请永远记住,任何一位领导干部如果在政治和经济上犯错误,是‘永不翻身’的。我为什么把他的话当‘耳边风’呢?”刘少雄对办案人员说。

  已为而悔,莫若早戒;患至而忧,不如预谋。迟来的忏悔早已无济于事,咎由自取的刘少雄终究难逃法纪的严惩。(记者 何韬)

中共河南省唐河县纪委 唐河县监察局 版权所有  工信部备案:豫ICP备09044314号  豫公网安备 41132802000231号